|“周期利息支付”存款接连下跌部分中小银行负债累累

“一行一行”和“平稳过渡”。

继“利息金”存款、结构存款之后,银行的“周期利息”存款商品受到了整顿。第一财经记者指出,春节后,许多中小银行在官方应用程序中推出了“周期支付利息”存款产品。

一位中小银行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的限制还将“周期利息”存款产品归类为非标准存款创新产品。一些中小银行退出了“周期利息”存款商品,或进行了限额销售。

“就地方法人银行而言,监管过程的变化给一些中小银行负债方和资产方带来了不小的压力,这些银行需要对债务结构和经营战略进行调整。”光大银行(601818,股票吧)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武华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定期支付利息”存款欢迎有力改善。

春节后,投资者小金计划将股市的部分资金转出购买一个小小的存款商品,但他发现该行应用程序中出现了“周期支付利息”存款商品“售罄”。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了多家中小银行手机应用程序,发现各种“周期利息”存款商品已经下降。

以一家民营银行为例,1月下旬有多种“周期利息”存款产品。例如,投资额1000元,每7个月期利息,年收益率为3.7%,每1个月期利息,年收益率为4.1%,每3个月期利息。目前官网上只列出了三种产品,一年存款产品,年利率为2.25%,三年存款产品,年利率为4.125%,五年存款产品,年利率为4.875%。

这与2月上旬央行公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有关。一些金融机构表示,为了吸收存款,活期存款利息、定期存款发行了利息和周期利息等所谓的“创新”产品。这些产品的实际利率水平大大超过同期存款利率,违反了根据定期存款提前提取活期利息、定期存款到期一次性偿还利息等规定。

早在2020年下半年开始,“利息金”存款中断后,许多中小银行开始创新“周期利息”存款产品。当时,一位华中地区中小银行行长对第一财经者说:“不必担心周期支付商品的风险。这种存款受到“50万韩元内存款保险100%赔偿”的保护。但是,由于利率高,后续行动可能会停止。” ”

中小银行下属方的压力不止这些。1月15日,《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存款新规》)出台,对唱高歌的互联网存款业务迈出了“急刹车”。

一位民营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存款的新规定禁止银行通过互联网平台进行储蓄,民营银行正在积极建设通道。”此后,地方法人银行通过各种渠道监督和禁止开设外地存款,我们计划深耕。但是对民营银行影响最大的是存款利率自律要参考国有银行的执行情况。完全没有我们的优势。” ”

周武华表示,对于中小企业银行来说,面对网络存款源收缩和短期流动性压力上升的问题,向互联网平台支付“传导费”的方式将无法持续。中小银行加快自营渠道的发展,深耕当地市场,但在发展金融科技的过程中,仍然面临着很多困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资产侧,负债侧双重压力

不仅是负债团,中小银行在资产团也同样面临压力。

2月20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贷款新规》),商业银行和合作机构出资比例管理、集中度管理、总量控制和限额管理都有要求,其中对集中度要求最严格。

根据新的贷款规定,商业银行和合作机构共同出资网络贷款的情况,单笔贷款中合作者出资比例应低于30%。在明确共同贷款模式的情况下,银行和单一合伙人(包括相关当事人)发放的贷款余额不得超过该行一级资本净额的25%。

以一级资本净值为100亿韩元的商业银行为例,按照70%的出资比例,可与单一合伙人释放的贷款规模上限仅为35.7亿韩元。中泰证券从综合市场来看,以2020年第三季度数据为基准,所有非四大行和单一伙伴贷款的总规模上限为3.6万亿韩元,所有非上市银行和单一伙伴贷款的总规模上限为1.14万亿韩元。

“从地区银行业务限制中释放的贷款需求将被不受经营地区限制的银行收购。此外,一级资本更大的银行可以承担更大的网络贷款规模。因此,作为共同贷款的合作伙伴,我们倾向于与经营地区更广、资本实力更强的银行合作,共同贷款的银行方面集中度提高或提高。”说了。中泰证券说。

周武华说,贷款新规主要针对地方法人银行,原来是治理乱象、防范风险、促进多层次银行体系发展、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中小银行服务三农、小米等实体经济薄弱环节的主要力量。但是,对部分民营银行经营战略等产生影响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对网络依赖严重的民营中小银行经营造成了很大压力。

无论是存款的新规定还是贷款的新规定,监管都提到了“整顿秩序,平稳过渡”。根据贷款的新规定,针对集中度风险管理、限额管理的量化标准,督促各机构在2022年7月17日之前有序完成整顿。要求对出资比例标准和跨地区经营限制实行“新旧隔绝”,从2022年1月1日开始,新项目将执行这些要求,确保库存业务自然清算。根据存款新规定,银保监会和派出机构可以根据商业银行的风险水平,对地区间存款规模限额等提出审慎的监管要求,根据“一行一策”和“平稳过渡”原则,敦促商业银行对不符合通知要求的存款业务制定纠正计划,有序安全地实施。

前面提到的民营银行人士告诉记者,在存款的新规定中,地方监管向银行申请了过渡期,机构可以在逐步压缩不遵守业务的同时思考过渡战略。但是,大多数地方监督对其管辖范围内的中小银行尚未明确过渡期。目前,在资产端和负债端,民营银行期待的是“一行一策,平稳过渡”详细措施落地,机构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变革。

(责任编辑:一个人)

|“周期利息支付”存款接连下跌部分中小银行负债累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