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EDA软件断裂”对中国有几何影响吗

8月12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BIS)公布了临时最终规则。在这条规则中,确立了对四种新兴和基础技术的新出口管制,管制的原因是国家安全。

《临终最后规则》(IFR,interim final rulus,IFR)是联邦机构发布的规则,在公布后生效,无需先征求公众对规则的实质内容的意见。如果用于紧急情况和其他要求,IFR有助于加快监管过程,并迅速实施具有约束力的监管要求。后续措施根据效果决定是否调整,有一定的时间性。根据一位资深律师的分析,这个临时最终规则可以看作是对中国的暂行条例。

“在这四种技术中,最受关注的是EDA软件。该规则规定了对用于开发全栅场效应晶体管的晶体管(GAAFET)结构的EDA软件的出口控制。”

EDA,电子设计自动化。是指使用计算机辅助设计(CAD)软件进行超大型集成电路芯片功能设计、集成、验证、物理设计(布局、布线、布局、设计规则检查等)等过程的设计方式。EDA工具通过半导体设计、设备开发、芯片生产和制造所需的集成电路生产过程运行。

GAAFET工艺是进入2纳米工艺后的主流工艺结构。根据摩尔定律,可进入集成电路的晶体管数量大约每18个月增加一倍,根据制造阶段的不同,主流工艺体系结构和EDA工具也有所不同。

在此之前,主流工艺结构是pin FET,即pin场效应晶体管,pin FET工艺在22nm工艺之后成为半导体的主流工艺体系结构,一直延续到5nm工艺。

很多半导体业界人士告诉《财经十一人》,这条规则对中国芯片设计公司的影响最大。

美国这条规则中提到的GAAFET结构的EDA软件是所有半导体公司进入先进工艺后不可避免的一部分。

这意味着,中国需要使用先进工艺芯片的公司,如AI芯片公司、矿用芯片公司等,在未来的2纳米、3纳米工艺和如下芯片设计过程中可能受到阻碍:但是2nm、3nm工艺是目前最先进的芯片工艺,中国公司仍在突破5nm和7nm工艺,短期影响不大。

可能受到影响的另一家公司是三星和台湾半导体Manew Pack Corring。半导体行业负责人在《财经十一人》上表示,三星和台湾半导体Manufacturing GAAFET工艺的EDA工具使用也受到该规则的影响。例如,三星与中国公司在GAAFET工艺上进行商业合作,可能会受到限制。目前,与GAAFET工艺相关的芯片生产主要是三星和台湾半导体Manew Pack Curring。

三星电子6月30日宣布,其火星工厂已开始使用3纳米全环绕栅(以下简称GAA)工艺节点量产第一枚芯片。三星成为世界上第一家量产3纳米芯片的半导体晶片一代工厂。别说三星这次3NGAA芯片的良品率怎么样,这也意味着全球3纳米进程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台湾半导体Mannew Pack Churing(WHO)宣布,计划在2022年下半年量产3纳米芯片。台湾半导体Manufacturing(WHO)是世界上第一个宣布研发2纳米工艺的大厂,将从2025年开始生产2纳米芯片。

EDA工具的市长/市场规模约不到100亿美元,但与5000亿美元的半导体产业相比,可以说是九牛一毛。但是,EDA链接深入半导体设计生产的各个环节,市长/市场规模不大,但不可或缺。

上海交大中国质量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北京联合动力咨询公司总经理林雪平在一篇文章中描述EDA工具的重要性在于芯片在那么小的空间进行布局、线路行走、前期分析,就像米粒上刻了航空母舰模型一样。(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据第三方数据分析机构的展望产业研究院称,全球EDA市场约80%被新科技、Cadence和Mentor Graphics三家外国企业占领。其中,辛斯捷克诺罗奇和Cadence总部在美国。中国也是这三家EDA公司的主要市场。据第三方研究机构赛迪奇库统计,2020年,中国EDA市长/市场中CADI的市长/市场份额为32%,新科技,29.1%,西门子EDA排名第三,16.6%。

1660719543825858.jpg 1660719543250369.jpg,但近年来中国EDA产业发展迅速,赛道内公司逐渐增多。例如,华大九日(117.100,-7.92,-6.33%),概况

但是,一位EDA领域的高级专家告诉《财经十一人》,国内实际应用的大部分是IC模拟验证的一部分,以积分工具公司为主。EDA流程复杂,需要长时间的积累,融合是目前的趋势,EDA巨头新科技、Cadence也在30多年间不断收购,形成了今天的规模和地位。

目前,一些头部企业的产业基金正在进行这方面的部署,以华为为例,华为通过哈勃投资重点投资EDA领域。例如驱动端微电子、无锡vivo电子、立心软件等。这些公司还处于初创阶段,以核心软件为例,该公司作为EDA数字流程的亮点工具,属于芯片设计的模块布局阶段。

前面提到的EDA领域专家告诉《财经十一人》,这是一项很好的技术,但也存在一定的问题。第一,离产业化还有一段距离。第二,积分工具的公司很难单独生存,必须获得其他企业的输入数据,同时其输出数据也必须得到供应商的认可。

中国需要建立一条涵盖EDA全过程的生态链,做好这项工作至关重要。进入3纳米以下先进工艺的道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美国的“EDA软件断裂”对中国有几何影响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