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亿级政府在引导基金这是什么信号

206601788.jpg

作家,乔纳。

编辑,林坤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000681)

股权投资市场的100亿级诱导基金不断出现。

7月末,西安市第一家100亿规模的科创母基金签订了投资合作合同。该基金由省市共同出资设立,以市场化的方式运营,预计次级基金规模将超过500亿韩元。

8月3日,扬州宣布成立3,000亿房贷,重点是培养自主知识产权、转换科技成果、替代核心技术国产化等,包括总规模为100亿韩元的扬州科创模基金。

在中部地区,武汉市地方金融局起草的《武汉市关于加快发展股权投资行业的若干支持政策(征求意见稿)》成立了500亿规模的政府产业,引导投资基金,发挥财政资金产业引导和多层次扩大功能,力争到2025年实现武汉基金规模在3000亿韩元以上。

不仅是国家级、省级、市级,过去一年多来还设立了很多大规模的区县级基金。例如合肥市秘书县决定设立总额为100亿韩元的政府投资母基金,首钢基金帮助北京市通州区设立规模为50亿韩元的北京市副中心产业引导基金。

从地方吸引商人的实际考虑,部分高成长企业短期内无法直接带来税收,此时可以参与设立引导基金,用投资收益来支付投资费用。那么,资本吸引较高的区县级政府引导基金,如何更有效地吸引创业机构投资的企业,发挥主力经济变化的作用呢?

指导基金进入区县“沉没”

今年8月在扬州举行的“第十六届中国基金伙伴峰会及2022扬州股权投资峰会”上,多位圆桌数字嘉宾分享了对政府指导基金的观察,其中一位圆桌的主题是“政府指导基金演变”。

据青科研究中心现场发布的《2022年中国股权投资母基金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数据显示,近年来,随着母基金投资战略的不断演变,完善的投资模式日益兴起,部分母基金逐渐下沉到产业水平。

青科创业创始人、董事长郑东也分享了政府领导母基金尝试变革、创新投资和运营管理模式的观察。他分析说,除市场化转型外,政府领导基金还逐步增加项目直接投资,通过“直接投资基金”双重模式支持产业发展。

“政府指导基金和国资的房贷日益增加,对行业和产业的影响越来越大。”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张琪介绍说:“各地不断设立100亿级政府领导基金,主要是想通过产业合作和吸引基金来带动当地经济发展。”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政府属性资金从房贷中产生,进行产业指导,我认为这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特点。”上海科创基金总裁杨斌最近观察到,母基金管理呈现出区域下沉和产业细分的特点。

杨斌分析说,首先是逐渐下沉,各地的产业房贷或引导基金以建立原来的省会城市为主,逐渐向地级市扩张,目前作为区县继续“下沉”。第二,越来越细分。为了发挥在特定领域的诱导和集合扩大效果,在深度运营综合母基金的基础上,也在推进ESG、新能源、环境保护、汽车产业链等领域的专业母基金的设立和运营。

多层次引导基金联动后

政府引导基金不断自我升级,以更好的方式支持下级基金经理的投资。

21世纪创业投资研究院7月发表的《2021-2022年度政府引导基金竞争力评价研究报告》中提到,部分政府领导基金采取了市场化母基金惯常的S战略,并在“母基金直接投资”的基础上开始实现“子基金二手份额直接投资(PSD)”的构成战略。

本报以前也采访过“投资联系”思维的创新合作方式。也就是说,通过“产业基金园区”模式,解决引导基金和地方国资的分散点投资问题,更有效地将政策、资金和资源聚集到产业园区的物理载体上。

记者从最近的采访中了解到,深圳、苏州、合肥、青岛等多个地方建立了引导基金协同联系,聚集了引导基金的力量,实现了地区间的协调和联系。

引导基金联系的根本原因是不同地区的产业捐赠不同,有产业合作的空间,可以引导基金联系,实现优势互补、要素互补。另一方面,为了指导基金管理团队,不仅可以与工信、变更、技术等政府产业部门一起支持子基金的被投机业发展,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支持子基金管理团队的筹集。

青岛市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魏孟介绍说,除了降低引导基金返还投资比例、放宽返还投资认定标准外,还以多层次引导基金联动的方式支持子基金募集。“我们希望为次级基金提供更多资金支持,通过将地区和市联系起来,我们再次申请省出资,获得更多资金,共同支持。”

更多的创新在于引导基金经理和CVC团队的合作。“谁对产业最有吸引力、最黏人?当然是产业基金。“广东上融股权投资基金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曾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团队管理基金由CVC成色强的中信融出资,彼此交流频繁。”

“作为地区型导游基金的管理者,与CVC的合作不仅限于财务利益,而是基于产业联系和合作。匹配该地区的产业培育需求,为次级基金投资项目提供能力支持。”曾宇告诉记者,通过与CVC的合作,成立了产业基金,实现了招商引资。“这是相对较快的基金投资途径,也特别适合国内政策导向和市长/市场环境。”

从优化到提高质量

“除了数量的增加,(导游基金)达到了整体优化,甚至质量的阶段。”河南农开产业基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宽限董事长看到,政府投资基金更加开放和市场化,省、市、县(区)联系更多,基金产业相关属性也更加明显。

在机制上,政府是基金和基金管理机构之间的双向选择,政府为了引导基金,投资机构必须合作以实现吸引资本和经济转型发展目标,而创投机构则要求政府引导基金利用更多的社会资本。在这种合作中,科学的业绩评价机制设计是双方长期持续合作的基石。

2018年以后,我国政府引导基金进入规范化发展阶段,政府逐步改善基金管理。与国家级导游基金相比,部分地区的政府导游基金政策更加灵活和定向。多个省市还修订了引导基金管理的方法,加强了对初期项目的支持,引导社会资本投资提前、小规模投资和技术投资。

此外,根据许多次级基金业绩评价方法,政府引导基金从政策效果、社会效益和管理效率角度建立评价指标体系,发挥引导基金资本投资、促进区域经济转型和发展的效果。

“评审是指挥棒。使用相同的审查标准和审查体系,很难实现该基金的目标,也很难实现持续发展。”刘烨补充说,基金业本身也是产业。他补充说,为了实现基金支持产业功能,政府指导基金必须考虑到不同基金的投资方向、投资领域和负担的诉求,在业务实践中考虑差别评价。

地方引导基金仍然需要不断的迭代和进化。韦孟说:“导游基金永远不可能成为完全市场化的蚊子基金,但可以通过更多的手段和方法逐步接近母基金。”

E N D

这次编辑狐狸洞实习医生吴志宇。

这篇文章在微信公众号:21世纪经济报道中发行。文章内容是作者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华文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请自行承担风险。

|100亿级政府在引导基金这是什么信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