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数字馆藏交易应注意的知识产权问题

1660716490497343.jpg

平面设计师Beeple的作品《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资料照片

2021年3月,名为《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的NFT艺术品在价值超过6,900万美元的Jasad拍卖行交易后,NFT作为数字收藏品被交易,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但是,要从NFT的特点入手,理性地理解其作为数字藏品的价值由来,通过对数字收藏品权利属性的理解,关注数字收藏品交易的法律风险,特别是侵犯知识产权的风险。

数字收藏品的价值是如何产生的

NFT,即“Non-fungible Token”,在国内通常被翻译为“非硝化令牌”,是区块链上的数据单元(data unit),每一个令牌代表着独特的数字资料。简而言之,NFT是“权益证明”,该证明的一端依赖区块链,另一端绑定了有价值的交易对象,可以是真实的绘画、歌曲、纯数字产品。随着技术的发展,除了传统的线下实物类艺术品外,以数字形式存在的数字艺术品也应该属于艺术品。

任何可以成为“艺术品”或“收藏品”的物品都必须至少满足两个条件:稀缺性和不可分割性。互联网数据由于可以自由复制的基本特征,“艺术品”的稀缺性很难显现出来。另一方面,数据没有“不可分离”限制。因此,在NFT出现之前,艺术家即使在网络上制作数字艺术品,也不会进行高价购买。但是,随着NFT的出现,为数字收藏品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数字收藏品可以具有真实艺术品的特性和高价值属性。

NFT的数字收藏品的类型和形式各不相同,造成这种差异的最重要原因是NFT的铸造方式不同。最常用的铸造方法有两种:第一种,原始创建模式。NFT是直接用数字技术和加密技术制作的。例如,前面提到的《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是该作品的创作者Beeple从2007年5月1日开始每天制作一张数码照片,到2021年1月7日为止继续制作了5,000张数码照片。这5000张照片各构成一个作品,名字为《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5000张的集合作品被称为《每一天》。第二,衍生创建模式。NFT数字收藏品与现实中的艺术品相连。比如艺术家Banksy的原创画作在视频直播中被烧毁,以NFT的形式卖出了38万美元。

数字收藏品是什么性质的权利?

数字收藏品的交易是已被广泛接受的交易行为,一定会在法律框架下进行。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数字收藏品的权利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权利。

根据《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第127条,“法律规定保护数据、网络虚拟财产,并根据其规定。”数字收藏品本质上仍然属于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范畴。

然而,权利人根据数字收藏品可以获得哪些权利在法学界仍然存在很大争议。一些学者认为,根据《民法典》第127条的立法精神,应将“区块链数字资产”纳入物权类别,权利人可以行使对数字收藏品行使的所有权。还有学者认为,虚拟财产不是根据交付设立和转让的动产,也不属于按照法律规定登记并产生所有权变动效果的不动产,因此不符合《民法典》物权篇中“所有权”的定义,民事主体对数字收藏的权利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所有权。

数字收藏品在传统物权理论下难以合理解释。因为数字收藏品的类型多种多样,所以很难用单一的法律性质来描述。有人认为,在数字收藏品交易的背景下,公民主体可以通过以太的技术手段轻松实现“大势权”,因此更像是“准拥有”数字收藏品,如“所有权”。例如,通过私钥和公钥,可以知道全世界都是“所有者”,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方式操作自己的数字收藏品,此外,根据以太的解释,数字收藏品交易可以自动向创作者支付“专利费”。这使得数字收藏品的交易更像是“作品”交易。也就是说,著作权人可以根据作品的发行、复制等获得收益。

数字收藏品交易要防止侵犯版权的危险

从世界范围来看,目前数字收藏品交易有多种形式,甚至可以作为“有价证券”流通。但是从我国的监管趋势来看,代币融资活动在我国是明令禁止的。政府的相关禁令针对比特币、以太网等同质化代币,但据推测,非同质化代币也不会允许融资行为,NFT交易相关平台方面应时刻关注NFT交易的合规性。我们所说的交易方式是目前最主流的交易方式,即在互联网平台上的交易,这种交易方式也是我国法律目前允许的数字收藏品交易方式。

通过互联网平台进行的交易主要分为两种形式。首先是数字收藏品发行者和平台是同一方。例如,“NBA’s Top Shot”项目是NBA正式制造和销售的数字收藏品,用户可以直接从NBA网站购买。更常见的是使用以太坊等大型区块链网站作为中介平台,通过广泛的影响力和尖端技术交易数字收藏品。

在以太坊数字收藏等交易过程中,有两个问题需要关注。一、买家“购买”数字收藏品时在买什么?二、如何理解“智能合同”的法律性质?

对于第一个问题,首先要明确数字收藏品首先是虚拟财产。包含创作者的知识产权。因此,在交易过程中,至少会发生两种权利转移。一个是将数字收藏品用作虚拟财产的产权变化,另一个是“作品”——数字收藏品的知识产权转移或许可。

产权的转让应该没有异议。如果数字收藏品作者不在交易中宣布持有所有权,交易完成后,数字收藏品的产权将被转让。但是所有者实际上不能拥有数字收藏品。这是因为区块链中存在,并且不会发生实际的“转发-转移”过程。另外,以太明确规定数字收藏品的铸造者可以设定“版税”。也就是说,即使购买者从铸造者那里购买数字收藏品,成为新的所有者,重新销售数字收藏品仍然会使铸造者受益。

知识产权的转移似乎更加复杂。数字收藏品与寻常的数字产品大不相同。例如,当我们购买新歌时,我们根据合同约定获得了知识产权许可,我们既不会获得那首歌的产权,也不会成为那首歌的著作权人。但是数字收藏品交易发生了产权转移,我们当然能获得相关版权吗?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作品原始所有权的转移不改变作品著作权的归属。在数字收藏品交易实践中也应遵循这一规则。数字收藏品的交易过程一般不包括版权的转让或许可。也就是说,数字收藏品发行人或原作创作者拥有完整的版权,可以复制和分发相同的数字产品。当然,以“稀缺性”为由,发行人或原作创作者也不会做出损害数字收藏品价值的过度复制发行行为。但是版权归属问题也经常有问题,主要是一个铸造者可以把另一个艺术家的画铸造成数字收藏品,如果原作者不知道或者没有得到充分许可,那么这个数字收藏品的版权应该归谁所有?这里可能会出现铸造者侵犯版权的问题。

关于第二个问题。很多学者认为,把“智能合同”解释为合同是不恰当的。根据以太坊的定义,智能合约只是以太坊链上运行的程序。智能合同只是代码,不能反映合同的合议性,通过代码自动执行。买家选择并支付数字收藏后,卖家将数字收藏转移到买家的账户上。——这种转移行为是通过构成合同行为的智能合同自动进行的,但智能合同本身并不构成买卖双方的销售合同。

数字收藏品的铸造、交易过程中,容易出现著作权侵权问题及与欺诈和NFT真实性有关的侵权问题。但是,即使铸造者在未经版权所有者同意的情况下将作品制作成数字收藏品,这种铸造行为本身也不足以构成侵犯版权。因为铸造本身不影响著作权人的权利,数字收藏品的本质也只是代码,这个代码不能被视为作品的衍生物或作品的再创作。但是,如果数字收藏品铸造完成后写入智能合同,铸造者可能构成侵犯版权。有人分析说,网上交易他人享有原作品著作权的数字收藏品,实际上是以销售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的复制品,这应该属于著作权人发行权的控制范围。传统意义上著作权法的发行权是基于有形载体的作品,但发行权的核心特征在于作品原件或复制品的所有权转让,而不管作品载体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

总之,未经许可在NFT铸造中使用他人的作品,很可能涉及侵犯原艺术品权利人的复制权、信息网传播权。如果作品还没有公开,就可能侵犯园艺技术品权利人的发行权。以别人的名义铸造NFT可能会涉及到《民法典》禁止的“伪造别人签名的作品制作、销售”。情节严重的话,还可能构成刑事犯罪。

因此,作为铸造者、购买者或平台当事人,应注意防止数字收藏品侵犯知识产权的风险。特别是购买者要仔细阅读权利条款,确认自己只购买了数字收藏品的产权,还是获得了该数字收藏品的版权。一般来说,NFT数字作品在交易后不会转移版权,除非有明确的版权转让约定,否则仍然属于原始著作权人所有。在产业实践中,相关平台的合同中也明确区分NFT的权益和原始资产的权益,用户合同中有著作权保存条款,明确规定NFT数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发行人或原作创作者所有,购买者无权复制、发行、改编、演出。

_数字馆藏交易应注意的知识产权问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