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上海金融法院受理案件每年证券类占一半以上

全国第一家金融专门法院上海金融法院27日公布了2018~2021年案件审判情况。

具体来说,从2018年8月20日至2021年12月31日,该院受理各类金融事件23456起,同期审理各类金融事件22033起。受理类型涵盖金融各领域,其中证券业事件共12475起,占53.18%。

上海金融法院方面表示,为建设全球资源配置能力更强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提供了优质司法保障,提高了对规则创设有意义案件的审理能力。

例如,全国首例证券纠纷示范案、首例债券市场维持协议案、首次判决信托公司在通道类业务中承担民事责任案、首次适用《民法典》判决贷款机构应公正、高效地审理实际利率案件等重大、难题、复杂、新型的案件。

在积极行使涉外金融案件管辖权方面,上海金融法院明确了对跨境证券纠纷和科学创新板块等新型金融纠纷的管辖权,使更多示范性跨境金融交易纠纷进入我国司法程序,优化涉外金融审判机制。

水案件数逐年增加

上海金融法院受理各种金融案件的数量逐年增加。

在受理的23456件案件中,从2018年到2021年分别受理了1737件、6090件、6483件和9146件。同期审理的22033件案件中,结案件数也连续两年增加。一审案件13565件,二审案件5482件,首次执行案件2092件,异议案件334件,再审案件29件,其他案件531件。

据相关金融行业统计,2018年8月20日至2021年12月31日,上海金融法院受理的所有金融案件中,证券业案件数量较多,共计12475起,占总收入的53.18%。其次是银行业事件共4851起,占总收入的20.68%。保险业事件共975起,占总进口量的4.16%。其他金融行业案件5155起主要包括其他合同纠纷、财产损失赔偿纠纷、合同纠纷保障、案件外部人执行异议诉、回收权纠纷等,占总收入的21.98%。

从总数标的额来看,2018年8月20日至2021年12月31日期间,包括上海金融法院执行类案件在内的总数标的额为6535.38亿美元(不包括执行类案件的手案标的额为4328.51亿美元),银行业案件标的额比较大。总计2415.2亿韩元,总计2415亿韩元证券业事件的标的额为587.23亿韩元,占标的额的13.57%。保险业事件标的额为30.33亿韩元,占总标的额的0.70%。其他案件的标的额约为1295.75亿韩元,占总标的额的29.93%。

此外,上海金融法院同期共受理涉外、香港、澳门、台湾相关案件285件,占总收入的1.2%。同期,共审查了涉外、香港、澳门、台湾相关案件231件,收到了81.05%的结算费。

证券虚假陈述类事件的增幅明显

上海金融法院受理的证券类案件中,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12003起,占总立案量的51.17%。

近三年来,证券虚假陈述集体性纠纷逐年大幅增加。另外,随着代表诉讼或示范判决机制等集体诉讼制度的正常化,投资者方面的起诉数、请愿总额将持续上升。

上海金融法院统计分析显示,为了提高被告的整体赔偿能力,投资者、追加证券公司、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随着被告已经正常化,受到新司法解释“共犯”理念的影响,此类案件的涉诉主体范围也将进一步扩大。涉诉领域也从主板市场逐步扩大到新的三板市长/市场、债券市长/市场、证券灌注产品等,事件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第二,灌注事件因多层重叠、刚性支付、不履行适当义务等原因,争议频繁。

随着新规制的过渡期正式结束,渠道业务在官业整体规模中仍占一定比例,造成各方之间权利义务不明确、收入分配不完全一致、渠道业务合同直接被认定无效等法律风险。

在一些案件中,投资者为了突破合同的相对性或合同纠纷解决条款的协议,直接向被告提起了基本资产投资者或管理者侵权诉讼,引起了对案件主管、管辖、原告诉讼资格等的争议。

适当性义务纠纷的主要原因包括:卖方不对投资者进行风险承担能力评估,或代表投资者填写评估问卷,投资者实际购买不适当的投资产品,代理销售产品的销售人员没有资格。部分管理机关的合规风气控制水平仍需进一步提高。为了避免“脱强换汇”的监管要求,失速中资金管理工作的保障安排呈现出多样化、隐蔽的特点,这种交易结构是否属于变相刚性换汇引起了极大争议。

此外,私募基金退出清算环节纠纷比较大,容易导致风险积累。

近年来,私募类事件纠纷多发生在退出环节。上海金融法院分析,从受理的私募基金案件数据中反映出对私募基金清算的私募基金清算退出限制不足,配套的私募资产评估规范和退出市长/市场平台不足,清算环节行业的运营不规范突出。

退出条件是否达到,管理者是否怠工清算,客观上难以清算时如何分配责任,投资者对直接投资的主张权是否合法,引起了争议。因此,要加强纠纷的源头管理,规范私募市场发展,细化合同条款的内容,进一步明确私募基金清算退出过程各方面的权利和相应的补救措施。

银行业金融贷款的事例也在持续增加。

其中,增信保证措施多种多样,其性质和效力承认仍然是该事件的审理焦点。金融租赁非标准经营行为增加、纠纷增加、事件争议集中在征收服务费不规范及是否扣除本金等方面。票据融资形式更加灵活,票据纠纷中电子票据规则与《票据法》规定的冲突需要协调。平台金融监管加强,群体性事件增加,刑民交叉问题突出。

保险业中车辆财产保险纠纷比较高。企业雇主责任保险案例增加。免责条款的性质承认及效力争议很大。

(责任编辑:王志刚HF013)

_上海金融法院受理案件每年证券类占一半以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