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情绪释放期间进行高负债振动

受新型新冠病毒性肺炎疫情的影响,1月23日春节假期前最后一个交易日负债大幅上涨,10年期国债现金券收益率在2020年来首次达到3.0%。春节期间疫情发展,市长/市场避险情绪急剧升温,多利率债务的交易战略在市场上普遍看好,形成了开盘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10BP左右的一致性预期。2月3日节日后的第一天开长期负债大幅上涨,10年主力合同创下了2016年11月8日以来的最高值,10年国债现金券收益率比预期大幅降低了17BP ~ 2.82%,多愁善感得到了充分释放。

暴涨后,期债需要高位震荡整理,为了消化这么大的暗示收益率,必须下行。回顾历史行情,近几年10年国债收益率能超过每天15BP的主要是2014年11月24日和2018年4月18日。这两次债务都经过一日一带的上涨和暴涨后的震荡整理了行情。因为2014年11月24日首次降息,10年国债收益率1日降至17BP ~ 3.48%,2018年4月18日降至10年国债收益率1日15BP ~ 3.50%。不难发现,两次都有比较重大的货币政策方向性变化,1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处于3.65%左右的高位。与这次相比,没有发生货币政策的方向性变化。货币政策的延长可能只会进一步缓解市长/市场期待的限度。近十年来国债收益率已经处于3.0%的低水平。因此,从目前收益率水平看,收益率这么大的下行,只能需要时间消化。

短期内决定期限债务价格的关键驱动因素是传染病的发展,中长期来看,应该回到宏观经济的基本面。

基本面上,经济下行压力突然增加,形成了对国债价格的支持。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确实对国内经济产生了负面影响。一方面是抑制消费,降低内需,另一方面是减缓生产,减少产量。目前,这种最初的乐观情绪预计会受到打击。领先指标2020年1月,官方制造业PMI 50处于临界点,1月PMI数据尚未充分反映疫情的影响,2、3月大概率下降到收缩区间,第二季度的情况也依赖疫情控制,对经济增长的理性看法不能过于乐观。疫情结束后,即使经济再次回到正轨,原来微弱的恢复节奏也受到了阻碍。

因此,从基本面来看,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对中长期债务价格的支持将加大,货币政策边际宽松资金利率下行市场将期待对短期债务价格的支持。期房价格能否再刷新历史最高值,取决于基本面和政策上是否会出现初期代代的情况。目前国债收益率水平较低,10年国债收益率在2.80%附近处于历史收益率4%-5%的较低水平,前二轮债券牛市的收益率从2009年1月的2.67%和2016年8月的2.64%降至约15BP。考察当时的经济和金融环境不是今天这样说的。2009年1月,CPI同月同比增长1.0%,M2同比增长18.8%,社会金融增长率为20.5%。2016年8月,CPI同月同比增长1.34%,M2同比增长11.4%,社会金融增长12.3%。目前的数字是:2020年1月CPI同比增长5.4%,去年12月M2同比增长8.7%,社会融合增长10.7%。比较三个时间点的数据,不难发现,目前阶段的宏观金融数据组合相对来说很难大幅降低无风险利率。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也不能排除宏观金融情况在短期内发生急剧变化的可能性。如果10年期国债收益率实际下降到2.6%附近,就可以成为此次债务牛市的高点,开启债市牛熊转换过程,为机构投资者提供抛售机会。

综上所述,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生产需求下降、工业品价格受压、名义GDP下降的风险突然增加了期间债务价格,形成了支撑。目前的国债收益率水平已经很低了。现金券收益率能否持续下降,期债价格能否再次创历史新高,取决于当前宏观金融现状,基本面和政策面是否会在后期出现利多国债的超强变化。不能排除再刷新最高值的可能性,但与历史和现阶段基本面分析相比,我认为后期债务的高层振荡消化上升幅度更高。

(责任编辑:真相)

-在多情绪释放期间进行高负债振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