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息信号的意义高于实际效用

最近一个月,市长/市场风险偏好没有明显的趋势,股价和商品指数狭窄的波动导致国债期货下行。GDP增长率降低6%和5BP MLF利率,中美贸易协议阶段性成果和落地时间的不确定性,周期和逆周期之间的游戏通道变窄,纠结的风险偏好等着意想不到的因素打破。

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第三季度GDP增长率已降至6%,第四季度和明年第一季度保证6的难度很大。但是,2020年为18大“国内生产总值比2010年翻一番”目标收官年,按照目前2011-2018年GDP既定增长率和2019年6.1%左右的家庭增长率,为了实现目标,2020年GDP增长率需要6%以上。第四次经济调查大概率上,考虑到2014-2018年GDP平均增长率,在第三次普查中按0.08%计算,将降至2020年GDP目标增长率或可调整的5.9%。根据这一目标任务,GDP增长率下行空间已经有限。虽然2020年GDP增长率下行压力低于2019年,但非常狭窄的下行空间决定了经济仍然需要财政货币政策激励。

第四季度财政发力空间已经进入停滞期,地方政府的大规模债务和财政支出将集中在明年第一季度,如果明年债务额提前到11-12月或动用往年限额,将成为财政政策方面的早期大因素。由于财政发力受到限制,货币政策也在结构性通胀压力下难以取得重大成果,11月5日MLF意外降息、市场风险偏好的上升更注重信号意义而不是实际效用,在猪通货膨胀和GDP保证压力下货币政策基调有可能缓和,这将稳定市长/市场对政策可能紧缩的担忧。但MLF降息力仅为5BP,说明货币政策仍面临结构性通胀压力。考虑到生猪价格仍处于上升周期,CPI增长率较高的市长/市场预测值不断提高,明年第一季度MLF利率再次下降更加困难,12月两期MLF到期,观察MLF利率可能再次下调的时间。

11-12月宏观组合仍然经济疲软、政策强,但从季节来看,同期景气度是季节性淡季,政策空间也缩小到前期集中释放,宏观组合基调中性弱。但降息和人民币升值政策组合有利于内部经济,不利于出口预期,稳定增长效用总体有限,偏向于精准调控。

总的来说,经济韧性、政策空间、通货膨胀压力之间存在相互对冲和制约关系,经济下行和政策宽松的空间不多,风险偏好有底是正常的。除正常外,市长/市场风险偏好的突破是10月份经济、金融、通货膨胀数据、中美贸易摩擦演变都需要关注的焦点,中美贸易协议的演变可能成为风险偏好突破的外部因素。但是,随着智利取消召开APEC峰会,中美贸易谈判第一阶段文本协议是否签署成为不确定因素。如果如期兑现,自2018年举行的中美贸易摩擦继续扩大以来,逐步出现了良好的转折点,最终结果仍然不乐观,但边际、中美冲突降级的预期仍对市长/市场的风险偏好呈现强烈的上升趋势。(约翰f肯尼迪,《美国电视新闻》,成功) (作者单位:中国金融期货)

(责任编辑:真相)

|降息信号的意义高于实际效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