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龙经济复苏过程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不能掉以轻心

下半年经济总体上预计会出现稳定的复苏势头,但复苏力度不一定很大。7月份的经济金融数据反映了这一特征。一方面要保持对下半年经济增长的信心和耐心。上半年已经度过了经济增长率下降的时刻。特别是第二季度实现了0.4%的增长率,下半年有望恢复。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对经济复苏的力量保持谨慎的判断。经济复苏的基础不牢固。7月PMI再次回到50%以下的零高收入,这表明经济复苏过程是一波三折。消费对GDP的贡献在过去几年逐渐超过投资和出口,成为促进GDP增长的第一个引擎,只有消费恢复,经济才能大幅反弹。7月以来,部分地区发生了传染病。特别是旅游景点的限制很多,旅游、酒店、免税等对消费行业的影响很大,所以从7月份的数据来看,消费增长率仍然低迷。但是传染病要预防,经济要稳定,传染病有效预防后,疫情防控措施要相应调整,消费增长率预计也会有一定的调整。

我们预计下半年消费增长将逐步回升。新能源汽车的消费增长率尤为突出,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117%,远远超过传统汽车的销量增长。预计下半年新能源汽车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势头,胜联会也将新能源汽车年销量预期从此前的550万辆提高到600万辆以上,这个数字去年约为350万辆。新能源汽车不仅是消费品,也是新能源方向,是我们大力发展清洁能源的重要起点,对购买新能源汽车的补贴一方面可以促进消费增长,带动相关产业链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可以有助于实现双碳目标,即2030年前的碳高峰、2060年前的碳中和。我们还看到,进入今年以来,在经济整体增长率放缓的情况下,新能源是保持高景气度的为数不多的领域,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光伏、风电等领域备受关注。

最近中央银行下调了10个基点的利率。主要是逆汇利率和中期贷款便利MLF利率,这次虽然没有降低基准利率,但降低了市场利率,这表明我国货币政策仍然以我为主,没有受到美联储第四次加息的影响。由于我国与美国情况不同,美国的主要货币政策目标是抵抗通货膨胀。目前,美国面临近40年来最高的通货膨胀水平,因此必须采用利率上调表。目前,我国主要面临的问题受到早期大因素的影响,经济增长乏力,因此央行实行了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基准利率也以相对较低的水平运行,这次进一步降低了逆回购和MLF的利率。这有助于充分保持经济的流动性,促进经济增长,同时支持企业发展。

从目前7月份公布的金融数据来看,居民短期贷款明显下降,中长期贷款下降幅度更大。企业也出现了贷款下降的局面。这表明,在目前对未来的期待不明朗的情况下,居民消费意志和企业投资意志都很低迷。因此,就光货币而言,光资金应该成为下一阶段的焦点。目前货币基本上是银行间市场的流动,因此向居民和企业传导的渠道不顺畅,加上市长/市场缺乏信心,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投资和消费。如果能逐步自由化,疫情控制措施也将更加科学、精确、避免一刀切,人员流动受到限制减少,消费有望恢复,企业投资开工也将逐步回升。所以我们要从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角度来看政策的效果。这就是对实际经济的刺激效果。看不到银行间市场的利率是高是低,还是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充足。我们主要看经济的实际情况。这对判断中长期经济趋势将更有意义。

美国7月份的通货膨胀数据有所下降,使很多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的通货膨胀可能正常,这一点是,这次下跌确实与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有关。国际油价明显下跌,减少了通货膨胀的压力,另一方面,美联储第四次加息也有抑制通货膨胀的效果。但同时我们也要知道,7月份美国的核心通货膨胀率仍然比较高。这可能会对美国联邦储备制度理事会下一轮货币政策产生一定的影响。预计美联储9月份议息会的利率上调50个基点仍然很高,目前还不能掉以轻心。(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美国电视剧》,美国名言)美联储加息对全球资本市场产生了负面影响。当然,在美联储货币政策方面保持紧缩实际上是对过去两年货币政策的过于宽松的调整。美联储大量的水产生了较大的资产泡沫,大宗商品价格暴涨。此外,由于今年的俄乌冲突进一步提高了原油、天然气价格,美国和欧洲面临着40年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理事会(WHO)预计明年将考虑放宽利率上调,也有可能通过降低利率刺激经济。但是现在不能掉以轻心。相对而言,美国的通货膨胀水平仍然较高。经济增长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当然,美国经济第一、第二季度的环比已经连续第二个季度出现负增长,但这是环比负增长,不是同比负增长。现在无法确认美国经济已经陷入萧条。如果美联储加息和全球经济本身的需求持续下降,是否有可能陷入经济衰退,令人担忧。这可能是美联储也要考虑的问题。除了抵制通货膨胀外,还要考虑经济增长、美国股票的表现和就业情况。从就业数据来看,美国的就业率仍然是历史上比较高的水平,这支撑着美国经济的增长,因此美国经济目前陷入萧条的风险并不大。

过去一年中概股跌幅比较大,可能会受到部分紧缩性政策的影响,也有部分中概股被列入退市名单。美国根据外国公司投资法,对部分中介股实施预选。这对整个中概股的趋势产生了负面影响,部分中概股决定回归杭州,或在港股二次上市应对。目前,中美导演层也在积极沟通。大量中概股正在努力避免被迫退市的情况。中介股大部分是新经济企业的代表。其中不乏部分新经济的龙头企业,部分龙头企业正在回归港股。他们的长期投资价值值得我们关注。

|杨德龙经济复苏过程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不能掉以轻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