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贷款合同纠纷首次适用民法典警惕对利率的暗中偷腥

贷款机构有义务向金融消费者公开实际利率。

1月4日,上海金融法院首次在《民法典》二审审查的同时,适用金融贷款合同纠纷案,裁定贷款机构有义务在贷款合同中明确披露实际利率。贷款机关不公开实际利率,超过征收的合同利率的部分利息必须归还。

2021年1月1日《民法典》正式实施。《民法典》第496条规定格式条款提供者应注意与对方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并明确不履行其义务时的法律后果。因此,借款人在与借款人(特别是金融消费者)签订贷款合同时,必须以通俗易懂的方式明确告知实际利率,或者明确告知能够反映实际利率的利息计算方式。

上海金融法院审判组负责人沈竹奥里奥尔斯分析说,案件判决对规范贷款业务、金融机构履行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政策要求具有积极作用。

据悉,在上述事件中,全某、周某和中原信托于2017年9月签署了《贷款合同》,全某、周某从中原信托借款600万韩元,约定贷款期限为8年。贷款利率具体以《还款计划表》为基准,平均年利率为11.88%。还款方式为次还款,《还款计划表》注明每月还款本金和剩余本额。

根据合同约定,全某和周某如期返还了15期本金。之后,全某和周某提前还钱,实际支付了740多万韩元的本息。全某和周某认为实际利率为20.94%,远高于签约的11.88%,中远信托在贷款合同履行过程中从未公开实际利率,随后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退还中远信托超额支付的利息88万多韩元及其占用资金的利息损失。

一审法院判决,《还款计划表》列出每期偿还的本金总额和剩余本金,并由贷款人签字确认,因此没有隐瞒利率的事实,驳回了全某、周某的诉讼请求。

全某和周某不服一审判决,向上海金融法院提出上诉,要求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支持一审诉讼请求。

上海金融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贷款人必须明确公开实际利率。首先,根据借款合同的法律定义,利息支付是借款人的主要义务,因此利率是借款合同的关键要素,关系到借款人的根本利益。将竞争机制引入贷款业务,在贷款利率市场化的背景下,贷款人必须明确自己提供的贷款产品的“定价”。第二,只有实际利率真实地反映了资本成本。在本金逐渐减少的情况下,总是以初始本金为基准计算的表面利率必须低于实际利率,不能反映借款人的实际资本成本。再次,明确公开实际利率是贷款合同平等签约、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的必然要求。实际利率是普通金融消费者理解的利率,但普通民众很难具备计算实际利率的能力。根据民法的公平、诚实原则,要求借款人公开实际利率,是双方当事人在对称信息的基础上,自愿保证符合内心真实意愿的表达需要。

根据《民法典》格式条款通知等,在案件中,《还款计划表》只注明了各期间的偿还本金和剩余本金,没有指明实际利率,也没有指明利息总额或计算方法。借款人主张以11.88%为利率,以剩余本金为基准计算利息,符合一般理性人通常的理解、交易习惯和诚实原则,应该予以支持。

上海金融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撤销原审判决,中原信托返还了钱某、周某多收的利息84万多韩元。

近年来,随着我国零售贷款业务的迅速增长,贷款渗透率明显提高,2019年仅消费贷款规模就超过了13万亿韩元。零售贷款的借款人是自然人,一般消费者、小企业主、个体户居多,90后00年后成为借款主力。

沈竹莺分析说,实际上,部分贷款机构利用与贷款人在专业知识上的不对称,只显示较低的日利率或月利率,从而掩盖了较高的年利率。仅显示低表面利率或每个期间支付的利息或费用,从而隐藏高实际利率。以服务费等名义砍头等,给金融消费者带来“利率幻觉”。

随着我国对金融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力度加大,2013年修订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将金融服务纳入消费者权益保护,要求经营者对形式条款中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内容给予提示和说明。

据沈竹奥里奥尔斯称,《民法典》第496条沿袭了《合同法》第39条,吸收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合同法》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将格式条款提供者的提示说明义务扩大到了”与对方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9条规定:“民法典实施前签订的合同适用民法典第496条的规定,其中包括:格式条款中一方未能履行提示或说明义务,对格式条款进行有效性验证。”因此,该条款对《民法典》实施前签订的合同具有追溯和适用效力。

(责任编辑:一个人)

-金融贷款合同纠纷首次适用民法典警惕对利率的暗中偷腥

Leave a Comment